热门搜索:  as

地盯着夏耀把自个的东西从储物箱

时间:2018-12-11 17:22 文章来源:互联网

立异的街头骗术。”
   “我……我骗什么了?”王治水继续装傻。
   宣大禹冷哼一声,狠狠揪住王治水的一只耳朵,将上面的耳钉硬生生地扯了下来,放在手里掂量片刻,说:“行啊!月光族啊!要说你也在我那偷了那么多东西,才一个多月就给得瑟没了?”
   王治水一边捂着耳朵嗷嗷喊疼,一边拍着大腿唏嘘不已。
   “哎呦,瞧这事闹的!那天我走的时候你还没睡醒,本来我想让你把房门锁上,结果敲了半天门你都没反应,我就直接走了!我走了之后不会进贼了吧?啊!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出门的时候天还没亮,你们家门口有两个人影晃荡,当时我还纳闷呢,这么早出来干嘛?对!一定是那俩人,没错!一个平头小黑褂,另一个人腿还有点儿瘸,我当时……”
   王治水一扫到宣大禹阴黑透顶的脸,瞬间蔫儿了。
   宣大禹幽幽地问:“北影毕业的吧?”
   “当过两次群众演员。”
   宣大禹,“……”
   五分钟之后,王治水被宣大禹拽到一处黑暗的角落里暴揍一顿。王治水被打得嗷嗷叫唤,不还手也不挡着,就死死抱着宣大禹,橡皮糖一样地粘在他身上。宣大禹被招了一身的香水味儿,心里无比膈应,指着王治水的太阳穴威吓道:
   “你给我下去!”
   王治水整个人挂在宣大禹身上,两条腿环着他的腰,手臂勾着他的脖子,鼻青脸肿地朝他摇摇头。
   “不下去是吧?那正好,我直接带你去公安局。”
   不料,这句威胁不仅没吓到王治水,反而让他搂得更紧了。
   “去就去!”王治水目光中透着一股绝然的气势,“我巴不得进看守所呢!到那有免费的房住,有免费的饭吃,还特么提前供暖,我连煤钱都省了!”
   “少JB给我玩激将法装可怜!”宣大禹说,“你丫不缺胳膊不短腿的,怎么就养活不了自个?有多少人一个月一两千的工资,也活得有模有样的,人家也没像你这样行骗啊!”
   王治水憋了一阵,突然爆发,“都特么赖你!!”
   “赖我?”宣大禹獠牙外呲,“你特么还恶人先告状了?”
   “就赖你!我之前也是打工一族,本本分分的,是你把我带上了一条奢靡的不归路!”
 
   54又被坑了。 (2294字)
 
 王治水眼中水雾四起,一副悔不当初的表情。
   “要不是你丫把我背到你们家,一个劲地挤兑我,我能动偷东西的念头么?要不是你丫那么有钱,一双鞋就好几万,我能心里不平衡、一个劲地造么?要不是你让我尝到不劳而获的甜头,我能萌生出守株待兔的心理么?要不是你给我一个行骗的灵感,我能成天来这蹲点么?……你说,这事不赖你赖谁?”
   宣大禹让王治水一连串的控诉镇住了,他发现,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句话真对。每个行业都有一个登峰造极的人,人渣圈里能渣成王治水这样的,也特么算个神了!
   每个变态的背后都有一段虐心的故事,对于宣大禹而言,听一段王治水的悲惨经历,比直接把他送到局子里解恨多了。
   “你先下来!”宣大禹语气突然平稳了。
   王治水心里反倒没底了,试探性地说:“你先保证不打我。”
   “我不打你,你下来吧!”
   王治水这才从宣大禹身上下来,双脚落地时目光中还带着几分防备。看到宣大禹没有动手的意思,悬着的一颗心才正式落地。
   宣大禹抽出一颗烟叼在嘴角,刚点着,就让王治水两根手指夹走,塞进了自个儿嘴里,那厮还恬不知耻地朝宣大禹说:“你再点一根。”
   宣大禹目光阴鹜地在王治水身上打量着,久久才开口问:“你到底叫什么?”
   “王治水啊!”
   “扯淡!”宣大禹怒道,“那天我让我局子里的朋友查了,档案里压根就没你这个人!”
   “我压根就没落户!”
   宣大禹问:“你老家是哪的?”
   王治水嘴唇蠕动两下,说:“山东的。”
   “北漂?”
   王治水狠狠吸了一口烟,烟雾在鼻孔和嘴角压抑地漫出,语气也不像刚才那样吊儿郎当了。
   “我姐是被水淹死的,所以我才取名叫王治水。我小时候爸妈就离婚了,我妈改嫁,我爸变卖家里所有的房产跑了,我和我奶奶一起生活。我的童年基本都是在嘲笑中长大的,每次都是拖欠学费什么的。受不了同学总拿那种眼光看我,我初中就退学了,13岁在饭店端盘子,一个月240块钱。”
   “后来我奶奶没了,我大爷和我爸有过节,没人收留我,我就来北京了。漂了七八年,居无定所,今天火车站,明天医院大厅。我卖过苦力,在一家食品厂上班,生产猪头肉的,你见过用斧头硬把猪砍成两半么?过年的时候加班加得两天一宿不合眼,没有加班费,一个月就600多块钱。后来我就跑到城里了,没学历去哪应聘?只能干体力活,当民工当小贩,在动物园倒腾服装,挣点钱还不够让人骗的。”
   “你碰到我的那天晚上,我兜里就剩下几十块钱,在酒吧勾搭人蹭酒喝,让人家给踢出来的。我没想到愣让你给背到家里了,你随便一掏就一千块钱,当时我就心动了。真的,你要是不挤兑我,我不至于偷你东西。我拿着那些脏钱就回老家了,买东西充阔,在亲戚面前臭显摆,你知道那些人夸我的时候,我心里是什么滋味么……”
   王治水越说越动容,最后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拽住宣大禹的手臂,央求着:“哥,你把我送到看守所吧,我求求你了,我这日子真熬不下去了,活得根本不像个人。”
   宣大禹冷冷回道:“想去自个儿去。”
   说完狠狠捻灭烟头,起身走人了。
   宣大禹没有回家,而是开车去了夏耀家。
   夏耀也是刚赶回来,在距离家门口一百多米的地方停车了。
   袁纵不动声色地盯着夏耀把自个的东西从储物箱里一点一点倒腾出来,眼看着就剩下一个耳机了,突然一股大力将夏耀拖至身前,黑幽幽的目光灼视
 
_分节阅读_22
 
着他。
   夏耀剑眉拧起,大力推搡。
   “别拽我,松手!”
   袁纵在夏耀嘴上强吻了一口。
   夏耀骂了一声,转过身的时候,脸上毫无怒意。
   神采飞扬地走到家门口,才看到宣大禹那张隐忍不发的俊脸。
   “诶……你……你怎么来了?”
   宣大禹吼,“我特么今儿都来两趟了!”
   “啊?……哦,你知道我这个人怕乱,我就想一个人出去散散心。”
   宣大禹问:“刚才那个男的谁啊?”
   “他啊?我雇的司机。”
   “司机还能亲你?”
   “亲我?”夏耀一副瞠目结舌、无法理解的表情,“他怎么可能亲我?你看错了吧?那是个男的,他亲我干嘛?他有毛病啊?”
   宣大禹本来就没看清,加上夏耀一副言之凿凿的模样,顿觉底气不足。况且哥们儿之间掰哧这个确实有点儿别扭,也没没再继续
   夏耀觉得过意不去,勾住宣大禹的肩膀说:“走走走,进屋待着去!”
   “我不进去了。”宣大禹说:“我来这就为了跟你说件事,那个王治水我找着了。”
   “找着了?从哪找着的?人呢?”
   宣大禹把遇到王治水前前后后的经过和夏耀说了,以及王治水和他讲述的那些凄凉过往,也都一五一十地和夏耀讲了,以显示爷们儿的大度和包容心。
   不料,夏耀不仅没有丝毫动容,反而用专业的眼光质疑道:“你是不是让他骗了?我可告诉你,现在北京不比前几年了,骗子翻了好几倍,我们每天都能接到举报电话。”
   “不可能!”宣大禹怒瞪双目,“他还敢骗我?”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